豬價暴漲1元/斤!打好復產持久戰 要過幾大關?

時間:2019年08月07日 15:50:21 中財網
  “你還在啊!”養殖戶李勇(化名)一句玩笑,也是養豬人流行的寒暄。近期很多朋友陸續退出養豬業,生豬產能大幅下降。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6月能繁母豬存欄同比減少26.7%。為保障我國肉類供應,國務院、農業農村部多次召開會議,要求各地統籌抓好非洲豬瘟防控和生豬生產。讓養殖戶恢復生產,是保供應的必由之路。

  如何復產,能否復產,行業最關心。

  防非神藥紛紛現
  “我們還是低估了非洲豬瘟的嚴重性。”廣東省清遠市飛來峽鎮的一位養殖戶還記得,去年北方暴發疫情時,他們認為,只要防控做好,非瘟就不會進到自家豬場。然而今年4月份,盡管“全副武裝”,清遠許多豬場還是開始恐慌性淘汰,該養殖戶也是那時清空了豬欄。據清遠行業人士估計,目前清遠生豬存欄量下降了80%。

  由于尚無有效藥物和商品疫苗防治,病急亂投醫讓市場上各種“抗非神藥”有了生存空間。最典型的案例是今年6月發生的“海南今珠多糖事件”,直到農業農村部發布通知批評,才最終以鬧劇收場。

  有人打著各種名頭兜售所謂的非洲豬瘟疫苗中試產品。國內知名疫苗企業哈獸維科因此被迫公開發表聲明辟謠。

  農業農村部副部長于康震在7月4日國新辦召開的吹風會上公開回應:到目前為止在國際上沒有任何一種非洲豬瘟的疫苗被批準上市。目前也無法給出下一步非洲豬瘟疫苗研發的時間表。

  久居豬業斷舍難
  生物安全措施是目前唯一的防控手段,這必將是一場持久戰。

  7月2日,江蘇連成牧業出售復養育肥生豬517頭,這是目前唯一明確公開可查的復養成功案例。2018年8月19日,農業農村部公布連成牧業發生非瘟疫情,這是國內公布的第三起,也是江蘇省首例非瘟疫情。連成牧業復養成功的消息引起業界轟動,行業人士表示“振奮人心”。但從另一面看,這也是當下“生豬復養者少、規模小、成功者寥”的真實寫照。

  江蘇首例非瘟豬場連成牧業復養育肥豬成功上市
  根據記者對一線情況的調查,退養的豬場一部分選擇空欄,一部分暫時轉型養殖雞鴨鵝等動物,僅有小部分的豬場嘗試復養。據河南某省級動保經銷商估測,河南選擇復養的豬場比例不到10%。

  復養規模小且以養育肥豬為主。連成牧業2018年因疫情撲殺存欄生豬4626頭,而本次復養量不足此前一個零頭。其他地區情況類似,江西養豬業人士劉龍告訴記者,江西嘗試復養的豬場大多是先養幾百頭哨兵豬,僅有個別豬場進行到大批量引入種豬的階段。至于復養成功率,行業內較為樂觀的估測為30%以下,甚至有人認為在10%以下。

  盡管眼前道路迷朦,但大多數養豬人還是希望能夠留在養豬行業。

  貴港市益農商貿有限公司總經理歐志昌表示,從事養豬行業多年的豬場老板,已經習慣了這個身份,轉行并非易事。加上突然清欄導致不少人負債累累,他們期望未來能通過養豬翻身。而“疫苗”和“高位豬價”,正是養豬人等待復養的兩大“時機”。

  相比于摸不著的疫苗,高位豬價則來得更有盼頭。有觀點認為,只要豬價高起來,行業就有救了,即使復養成功率只有30%也是賺錢的。

  杭州金越動物保健品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孫建衛告訴記者,在浙江豬價到達9元/斤后,部分上市公司就開始與浙江的規模豬場接觸,希望達成租賃或收購協議,進行復養準備。而今,全國多個省份生豬均價突破10元/斤,兩廣部分地區豬價更是達到12元/斤的高位,可以預見將來復養的比例會越來越高。

  復養要過幾大關
  實際上,盡管渴望復養,但更多的豬場仍在觀望。

  周邊大環境差是阻礙豬場復養的一大難題。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研究員仇華吉指出,倘若豬場周邊有疫情,病毒污染面廣,則不適合復養。連成牧業的成功印證了這一點。據了解,去年疫情出現后,連云港政府嚴格執行疫區3公里撲殺政策,當時共撲殺15000多頭生豬。此后,當地政府還花了一大筆資金將周圍三公里范圍內的小散養戶全部關停。而且,據農業農村部公布的疫情通報,自今年2月以來,江蘇省沒有再出現新的疫情。

  放眼全國,疫情穩定較久的地區豬場復養相對較多。據記者調查,河南、江西、浙江等省份疫區解封時間已久,整體防疫壓力相對較輕,豬場復養工作正在探索。而對于今年上半年疫情頻發的廣西,當地養豬人則對復養諱莫如深。就連與之相鄰的廣東、湖南兩省養豬人也認為,尚未到復養的時機。

  另一個難題是資金不足。生物安全是豬場復養能否成功的關鍵,而做好生物安全意味著需要一筆不小的花費。目前嘗試復養的多為實力雄厚的大規模豬場。據連云港日報報道,為打造生物安全體系,連成牧業投入200多萬元用于消毒設施等硬件改造。連成牧業復養的啟動資金是疫情撲殺補助,連成牧業董事長魏寶磊感慨,如果沒有政府當時及時地發放補貼,企業是很難籌集到資金的。

  而對中小規模豬場來說,別說生物安全,連維持豬場基本運作的資金都成問題。鄭州豫昌鴻畜牧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侯喜梅談到,由于養殖風險大,一些融資平臺變得非常謹慎。融不到資,一些養殖戶手里資金有限,復養一旦失敗,豬場很可能就徹底失去繼續復養的能力。

  “豬場虧損也就罷了,問題是能繁母豬的保險現在也續不了了。”湛江養殖戶毛二說,當地很多豬場的能繁母豬保險到期續不了,他親自到湛江市某保險公司詢問、反饋,但問題依舊沒有解決,“以前都是保險公司求著豬場買,現在卻是豬場求著保險公司賣。”沒有保險的保障,許多養殖戶更加不敢隨便嘗試復養。

  此外,種仔豬調運受阻也是復養的阻礙之一。全國種仔豬產能分布不均,局部地區禁止生豬調入政策的限制,而且不少養豬人對于種仔豬的長距離調運風險表示擔憂。另外,部分地區生豬產能斷崖式下跌,豬場想復養時很難在本地區買到優質種源。

  國家定調護養豬
  中央和地方政府陸續出臺了穩生產保供給政策。

  早在今年3月20日,農業農村部就出臺了關于穩定生豬生產保障市場供給的意見,包括加快落實穩定生豬生產發展的政策措施、加強生產和市場監測預警、優化疫情處置和調運監管、深入推進標準化規模養殖、調整優化生豬產業布局、加強實用技術推廣應用、切實強化組織保障等七大方面。

  5月16日,在全國促進生豬生產保障市場供應電視電話會議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就指出,要促進生豬生產保障市場供應。

  7月4日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農業農村部副部長于康震強調,要加大對生豬生產的政策支持力度,實行臨時性生產救助,加強信貸支持。他表示,不論大豬場小豬場,在非洲豬瘟補貼政策上一視同仁,今年的補貼政策改為半年結算一次。

  自上而下的政策導向令地方政府對養豬業的態度有所改變。此前因為污染問題,養豬業是不少地方的清理目標,無豬鎮、無豬縣屢見不鮮。如今保障居民的菜籃子成為了更重要的任務。

  目前許多地方已經開始落實具體政策,大力鼓勵養戶養豬。浙江省級財政對規模養殖場2019年7月1日至12月31日從本省種豬場引進的種豬,每頭給予500元的臨時補貼。廣東一口氣發布了促進生豬生產保障市場供應的十大措施,其中最值得關注的是鼓勵發展林下養殖以及對部分禁養區豬場實行“拆一補一”的措施,同時還給全省各市定下了2020年的出欄目標。四川、山東等省份的政策也在迅速跟進。

  正在進行的豬肉保衛戰將是一場持久戰。
  .南.方.農.村.報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15选5开奖号码结果